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免费料大全2019 > 埃迪吉尔 >

为什么有人认为《毒液》并不好看?

归档日期:11-04       文本归类:埃迪吉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不可能千篇一律,大家都喜欢。那样就不会有个性这个词了。

  “毒液”,其实是一个外来生物,机缘巧合附身于汤姆·哈迪(粉丝昵称汤老师)扮演的主角埃迪身上,埃迪是一个有道德感却也并不完完全全一身正气的记者,他为了揭发基金会老板的罪恶行径,丢了女朋友和工作,被毒液附身之后,成功东山再起,打败了反派大boss——被另一个外来生物附身的基金会老板,然后和毒液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原版毒液暴虐狂躁、心狠手辣,但是这样的形象不符合MCU宇宙的设定,所以电影中对其性格、形象做了改动,变成了一个自带萌点的话唠。

  但同超高的票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极分化极端严重的电影评价,在影评人几乎清一色差评的同时,观众们却对影片内容赞不绝口。

  看完电影你会忍不住感慨影片的情节设计是如此保守俗套,埃迪安妮分手、毒液意外附身、得知反派阴谋、最终大战胜利……我敢保证,以至于凡是有些观影基础的观众甚至在看到开头后便可以预见如何收尾。

  刨除彩蛋、片尾演职员表,整部电影正片的长度满打满算也就90分钟,在每一分钟显得非常奢侈的情况下,导演居然大手大脚地花费了将近半部电影的时长去细致描述汤老湿与小米之间的恋情,以及他沦为loser之后一蹶不振、贫困潦倒的生活,这些内容明明可以精简压缩到30分钟,甚至20分钟以内,而且它们甚至没有很好地塑造出人物的性格,也没有承担起相应的情节转折。拖拖拉拉,大家怎么看呢?

  一艘宇宙飞船坠落在地球,而飞船中搭载的共生体被生命基金会收容,用于实验。

  记者埃迪·布洛克(汤姆·哈迪饰)收到线报怀疑生命基金会在进行非人道的实验,开始着手调查生命基金会,这样的行为触及了老板卡尔顿·德雷克(里兹·阿迈德饰)的利益,埃迪理所当然地被安排了:工作丢了,未婚妻安妮(米歇尔·威廉姆斯饰)跑了,更倒霉的是还查出了癌症,小命都不保了。

  一夜之间埃迪一无所有,没想到在他最潦倒的时刻生命基金会的一名研发人员找上门来,希望他能够揭露组织的真面目。埃迪决定冒险潜入生命基金会的研发中心,没想到被毒液意外附身,惊慌失措的埃迪逃出实验室,随后在毒液的帮助下大显身手,摆脱了德雷克派出的追捕小队。

  虽然毒液附体之后给予了埃迪强大的力量,但他似乎对此感到异常排斥,并在安妮与她的工具人新男友的帮助下摆脱了毒液。

  失去了毒液庇护的埃迪被德雷克轻易捕获,惊恐地发现原来德雷克已经被共生体“暴乱”所附体,并计划搭乘火箭飞往共生体所在的星球,带回数以百万计的同类侵占地球,扫荡地表所有的活物。就在埃迪即将被杀死时,附身在安妮身上的毒液及时赶来,救下了埃迪。

  随后毒液决定与埃迪一起拯救这颗星球,于是两人(毒液姑且算是个人)再次合体前往火箭发射平台,经历一番激战后杀死了暴乱,拯救了地球,最终一起过上了时不时吃个小混混的PG-13生活。

  看完电影你会忍不住感慨影片的情节设计是如此保守俗套,埃迪安妮分手、毒液意外附身、得知反派阴谋、最终大战胜利……我敢保证,以至于凡是有些观影基础的观众甚至在看到开头后便可以预见如何收尾。简而言之,都2018年了,还给观众看这些东西,实在是土。

  当然,就算一个故事再如何俗套,如果讲故事的人水平够高,也能够给这个故事注入新的活力。但可惜的是,导演鲁本·弗雷斯彻的火候还是差了一点。

  你可以很直观地感受到《毒液》的整体结构就是:没有结构。如果硬要做出形式上的划分,那么勉强可以从埃迪被毒液附身前后将电影划分为两个部分,在埃迪被毒液附身前,呈现给我们的是埃迪与安妮之间爱情戏的不时尴尬,埃迪一步步沦为loser的冗长乏味,以及完全凶不起来、毫无特点的反派德雷克;在埃迪被毒液附身后,等着我们的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外星生命,简单粗暴的情节推进以及几场不痛不痒的动作戏。

  令人无法相信的是,刨除彩蛋、片尾演职员表,整部电影正片的长度满打满算也就90分钟,在每一分钟显得非常奢侈的情况下,导演居然大手大脚地花费了将近半部电影的时长去细致描述汤老湿与小米之间的恋情,以及他沦为loser之后一蹶不振、贫困潦倒的生活,这些内容明明可以精简压缩到30分钟,甚至20分钟以内,而且它们甚至没有很好地塑造出人物的性格,也没有承担起相应的情节转折。

  在生命基金会的职员找到埃迪时,编剧甚至让埃迪拒绝了她揭发生命基金会的请求,随后不经过任何铺垫地让埃迪看到前女友与新男友恩爱的样子,受到刺激后的埃迪便突然改变主意,答应了女职员的请求潜入研究所调查。你实在是无法理解人物行为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行事逻辑。

  在忍受完节奏缓慢、令人昏昏欲睡的半部电影之后,迎接你的是三场让观众目不暇接的快节奏动作戏,其中还穿插着几场文戏,全部压缩到一半的片长中,一心只奔着收尾去,这让后半段故事的叙事节奏陡然加速,变化幅度过大的节奏让影片产生了明显的撕裂感。加上索尼为了拓宽观影规模让影片以PG-13的形式呈现,三场动作戏的特效虽然足够炫目,但刻意把握的尺度还是让场面显得不够过瘾。

  汤姆·哈迪、米歇尔·威廉姆斯以及里兹·阿迈德,三者单独拿出来都是能够在影片中独当一面的优秀演员,但是当三人在饰演各自角色的时候,总有一种不在状态的出戏感。影片的造型设计进一步加重了这种感觉,你很难从汤老湿的人物造型中感知他角色的记者身份,说他是个、私家侦探的可信度反而高些。而且事实证明,他们之间的对手戏并没有碰撞出预期中的火花。

  特别是汤老湿和小米,当影片开头米歇尔把枕头砸向汤老湿,汤老湿一脸懵逼的时候,一股难以名状的尴尬便开始在影片中弥漫开来,就算是两个人在拍吻戏的时候,你也能够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感,就像两个塑胶绝缘体,他们两个人真的完全不来电。

  编剧似乎把精力全都留给了埃迪和毒液,在反派卡尔顿·德雷克的刻画上面着墨很少,你基本上不清楚为什么他要这么疯狂的进行实验,也不清楚是什么驱使他达成与“暴乱”的合作,如果只是为了追求“力量”和“永生”,那只能说这种处理方式非常偷懒。

  更奇怪的是编剧对安妮这个人物的设定,分手后看起来毫不伤心,火速找到新男友的同时还不忘旧情,在接受新男友无私的帮助时,还不忘与前男友叙叙旧情,这样不讨喜的情节刻画让安妮难逃沦为“绿茶婊”的命运。

  还好共生体毒液与埃迪的存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了其他人物的空洞感,毒液与埃迪之间看似亦敌亦友,实着相亲相爱的CP关系,以及毒液傲娇忠犬的讨喜属性,兼任情感专家、人生导师、冷笑话精选的设定,瞬间俘获了大批粉丝(尤其是女性粉丝)的心,外网上铺天盖地的汤老湿与毒液CP同人图便是最好的佐证。有些影评人认为这是对原著漫画毒液反派邪恶形象的颠覆处理,是非常ooc(out of character)的,但实际上原著中毒液原生体本身是没有善恶是非观念的,但它会受宿主本身的善恶影响,可以“让好人越战越勇,让坏人成为超级反派”。其实影片赋予毒液这样的个性是值得肯定的,只不过这一步是不是基于商业考量的精确算计,就不得而知了。

  真正让人不满的是影片对埃迪与毒液之间关系转变的处理,实在过于偷工减料。埃迪与毒液之间的共生关系本是值得深入探讨的议题,特别是在影片赋予毒液独特的情感与个性的情况下,在身为宿主三观正常、富有正义感的埃迪与身为寄生体却行事残忍、毫无道德感的毒液之间,两种不同观念的碰撞,以及埃迪与毒液两者从相互对抗、相互利用到相互理解、相互支持这一心理层面转变的刻画,本应该是影片极具魅力的部分。

  但似乎影片完全不打算深入处理这个议题,你甚至很难在影片中感受到双方真正有在“对抗”的冲突感,埃迪与毒液之间本应更加复杂、甚至凶险的关系,直接被毒液甜腻的“我喜欢你”以及屌丝味十足的“我在我星球上其实也是个loser”转化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病相怜。

  有李安版《绿巨人》扑街的前车之鉴,超级英雄类型电影是应该避免过度文艺化的,但这并不代表影片能够如此敷衍地忽略值得探讨的东西。

  首先是汤老湿在影片中所展现出来的喜剧天赋,我估计就连他本人都没想到自己有如此超出预期的喜剧潜力,汤老湿缺的只是一个能够帮助他释放自己的捧哏,譬如片中爱说笑的毒液。

  其次,从视觉效果上来谈,《毒液》无疑是合格的,很好地还原了毒液原生体那种生物细胞体的流动性,当然最让人感到惊艳的还属米歇尔·威廉姆斯的女毒液(暂且不论毒液为什么突然就能够和安妮成功合体),以及她与汤老湿共同献给观众的、堪称2018年最具诡异美感的吻戏。

  即使影片的总票房再高,也难掩它品质糟糕的本质,只不过相比起其他烂片,它的运气似乎格外好,当然这也可以归功于汤老湿本人的卖力表演以及票房号召力。其实真正让人感到失望的,并不是《毒液》它到底有多烂,而是它本可以有多好。如果真如汤老湿所言,《毒液》被剪掉了30-40分钟的片段,“就连我最喜欢的部分都没被剪进电影里”,这锅当然不能完全让导演鲁本·佛雷斯彻和编剧们来背,我相信索尼影业还得占大头,他们似乎又犯了喜欢过度干预电影项目的老毛病,扑街的《波斯王子》、《超凡蜘蛛侠》就是前车之鉴,只不过这一次从票房反馈来看他们赢了。

  这样的结果算好吗?对索尼来说肯定是好事,但对影迷来说就不一定了。一旦尝到了这种创作模式的甜头,本就保守的索尼将更不愿意放开手脚,更要命的是观众实在太容易满足,只要能看到汤老湿与毒液甜腻地在一起,便可以随意给出好评。长此以往,想看到更具突破性的电影,而非《毒液》这般不伦不类的过家家电影,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对不起我只能给两星半。在如今粉丝抱团狂欢、影片票房大热的时候给他们泼一盆冷水,即使被骂ky也好、蹭热度也罢,该说的还是得说。

本文链接:http://vbcreport.com/aidijier/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