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免费料大全2019 > 阿祖布克 >

“我这样的大个需要更好的休息”

归档日期:05-31       文本归类:阿祖布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34岁的杰克逊·弗罗曼来自美国,后加入黎巴嫩国籍。他身高2.08米司职中锋,在CBA共效力了4个赛季,场均能得到15.8分和10.1个篮板,曾帮助山东队打入2012-2013赛季总决赛,是CBA著名的实用内线年离开中国后,他前往波多黎各联赛效力。

  6月30日,正在中国男篮集训的队员睢冉发布了一条微博,透露前山东外援弗罗曼在美国不幸去世。睢冉在微博中写道:“希望你在天堂一切都好……R.I.P。”

  随后,包括前山东男篮主帅巩晓彬、前国手胡雪峰等弗罗曼的生前好友都证实了这一消息。而关于弗罗曼的死因,美国媒体和黎巴嫩篮协的说法是死于车祸,而弗罗曼的朋友在推特上称他是在泳池溺亡。

  弗罗曼的英年早逝让许多喜爱他的球迷难以接受,大家纷纷在社交网络自发纪念这个憨憨的大个子。而在很多CBA球员和教练心中,他永远是场上最敬业、最拼命的那个。

  “南京的雨不停地下不停地下,就像你沉默的委屈,一转眼,我们的城市又到了夏天……”民谣歌手李志的这首《山阴路的夏天》像是这个6月对南京的诅咒。

  淅沥的雨声中,微信朋友圈已然被一个熟悉的人刷屏——6月30日这天,前CBA江苏南钢、山东黄金队外援杰克逊·弗罗曼去世。

  南京这座城市的夏天,这座城市的梅雨季,弗罗曼从未体会过也再也没有机会去体会。南京也许只是他短暂职业生涯中匆忙的一站,或许在他的印象中,这里永远是冬天,甚至从未有过春天,因为他的两次加盟都是救火队员的角色。

  犹记2011年的那个12月11日,气温直取零下,对于南京而言,就是深入骨髓的阴冷,对于长江以北的南钢体育馆尤甚。

  弗罗曼哈着白气搓着手走进体育馆的时候,保安只是仰着头看了看,从他们的眼神中你能读出,球队的大老外从黑人换成了一个白人,能行吗——怀疑白人球员是他们的惯性思维。

  对手是北京队,有马布里,而彼时弗罗曼刚从美国飞抵南京,时差尚未调整过来,但就是这一晚,他仅用了19分钟就征服了挑剔的南钢球迷。

  22分7个篮板还有5次抢断——我甚至还保留着当天的数据统计,最扎眼的当然是6次犯规下场。

  赛后的更衣室,记者们围着弗罗曼,他不停比划着最后的那次犯规,“我没有犯规,但既然裁判吹了,我们就尊重裁判,这只是我的第一场比赛,我有信心帮助球队走出困境。”

  随着赛季的深入,我发现这一切和时差无关,这就是弗罗曼打球的风格,他过于耿直,对于那些习惯使阴招的球员总是在明处报复,这让他的犯规统计非常抢眼。

  彼时的主教练徐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但对于此,他也没有太多的办法,更多的南钢球员则站在弗罗曼这边,“弗指导打球就爱较劲,还有股狠劲,一上场就玩命。”

  玩命?这不是说着玩儿!他会在仙林训练中心的训练场上和队友随便开玩笑,也会在更衣室兀自戴着鸭舌帽罩着大耳机作深沉状,但只要他穿上球衣,站上球场,他就是战士。

  “我们需要胜利,我会出场的。”弗罗曼来到南钢之后一周说的话至今仍在耳边回响,彼时,弗罗曼饱受急性肠胃炎困扰,几日未进食,但他仍然坚持出场,甚至在中场休息时还呕吐不止。

  就连老帅徐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心疼不已,“太不容易了,一个外援为了球队拼成这样。”

  虽然弗罗曼在NBA打球的时间远比他的前任加祖里奇,他的对手J.R.史密斯短,但他对自己身体的爱惜程度却更甚,他不会像J.R.那样在星巴克要一杯加了多份糖浆的饮料(我曾经在南京的星巴克和他偶遇)。

  也就是那一年,NBA停摆,我和弗罗曼聊到在CBA呼风唤雨的J.R.,弗罗曼表情严肃地说自己当年曾经在场上揍过那家伙。

  弗罗曼也不会像更多黑人外援那样把自己的住处搞得乱七八糟——他在南钢宾馆的房间收拾得颇为整洁,这让很多南京记者记忆犹新。

  他当然也不会耍大牌,他尊重合同,由于彼时南钢俱乐部经济拮据,球队每一次客场给他提供的仅仅是经济舱的机票,但他总是自掏腰包升舱。

  记者私下跟他聊过此话题,他的回答与众不同:“像我这样的大个子,需要更好的休息,这是(打球的)关键。”也正因为此,南钢在两个赛季之后愿意重新签回弗罗曼替换表现尚可的大个子塞勒。

  的确,接触的外援多了久了,你就越发会看到弗罗曼从上而下弥漫的职业精神,而他的这种精神至今仍然影响着国内球员,这也是队员们将他称之为“弗指导”的原因。

  在得知弗罗曼去世的噩耗之后,他从前在江苏队的队友刘亚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说:“弗指导是内线球员学习的楷模,作风硬朗,世事无常一路走好”,后面接着三个双手合十的祈祷手势。

  仅仅和弗罗曼相处过大半个赛季的小前锋侯逸凡也在朋友圈发出“朋友,愿你在天堂安好”的话。

  从前在队内,弗罗曼就向这些年轻队友提供了不少经验和帮助,这些恰恰就是那些曾经的大牌外援所不曾有过的,“那些人大部分就是来赚钱的,训练就是走过场,上场就是刷数据,完全不像弗罗曼,他是真心好好打球的。”老帅徐强对于弗罗曼的敬业一直非常推崇。

  弗罗曼当然也曾和教练组发生过争执,但为了球场上的事没有人埋怨他。据说当时用弗罗曼换掉塞勒就因为彼时的执行主帅莱登看中了他的指挥能力。

  而前南钢主帅徐强对他的印象则是,第一天刚到队里,他短时间就能接受球队的三到四套战术,毫不费力。

  球员孟达当时对他的评价更是一针见血,“弗罗曼就不一样,他总是把我们拉过来给我们讲,而且还分析得特别透彻,特别有道理。我觉得,退役后他会是个好教练。”

  如果,弗罗曼能听到这些话,他肯定会感到开心,只不过天意弄人,他甚至没等到自己退役的那一天就已经早早地搭上了那辆驶往天堂的快车。

  此刻,我们能说的就像他昔日队友胡雪峰在朋友圈默默写下的,“一路走好!Jack!”

  “那些人大部分就是来赚钱的,训练就是走过场,上场就是刷数据,完全不像弗罗曼,他是真心好好打球的。”老帅徐强对于弗罗曼的敬业一直非常推崇。

本文链接:http://vbcreport.com/azubuke/141.html